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93岁的杜波依斯的入党申请书及美共主席的回信

发布日期:2021-11-23 21:37   来源:未知   阅读:

  【编者按】2021年2月23日,“人民世界”网站刊登了关于杜波依斯申请加入美国的原始档案,具体内容如下:

  威廉爱得华伯格哈特杜波依斯博士生于1868年2月23日。在他生命行将结束的1961年,他申请加入美国。他的信以及当时美国的领袖格斯霍尔的回信首次发表在《人民世界》的前身《工人》杂志上。依据我们的档案,我们在这里展示了来自《工人》编辑詹姆斯E.杰克逊关于杜波依斯入党的原始文章和这两封信。为了保持历史性,当时使用的术语被保存了下来。

  W.E.B.杜波依斯对格斯霍尔说:“一定会取得胜利。我会竭尽所能帮助它实现。”

  威廉爱得华伯格哈特杜波依斯已申请加入美国。杜波依斯博士是现代黑人解放运动之父,是非洲人民反对殖民主义独立斗争的先驱组织者和激励者,是国家和平与友谊事业中受人尊敬的世界人物。

  这位时代的巨匠在社会科学、文学和历史领域有许多著作,这些著作已成为我们这个时代知识和文化财富的一部分。

  杜波依斯博士,这位在人类进步事业和将人类从、无知和贫穷中解放出来的伟大斗士,已经跨入了极端反动分子在人民民主权利之墙中打开的缺口。

  杜波依斯博士公开申请入党,不仅是对马克思列宁主义社会科学无可争议的主导地位和吸引力的政治证明,而且是对人类历史发展方向历史性的重要判断,也就是说,走向,远离资本主义。它也表明了对当权小人物的控诉,他们将剥夺我们国家人民在《权利法案》和《宪法》中所授予的来之不易的、仍有待实现的民主权利。

  杜波依斯的坚定行为是对《麦卡伦法案》和对人及其他政党不断遭受的攻击的一种反击。

  93岁的杜波依斯博士站在人类进步事业伟大成就的顶峰,高举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旗帜,指向人类的金色明天。

  1961年10月1日,我申请加入美国。我花了很长时间才作出这个决定,但我终于决定了。

  在大学里,我听过卡尔马克思的名字,但没有读过他的著作,也没有听人解释过。在柏林大学,我听到很多思想家对马克思理论作出了明确的解读,但我们也没有研究马克思本人所说的话。尽管如此,我还是参加了社会党的会议,并认为自己是一名社会主义者。

  回到美国后,我教书、学习了16年。我解释了社会主义理论,研究了美国黑人有组织的社会生活;但我仍然没有读过或听过多少马克思主义。后来我作为新成立的全国有色人种协进会(NAACP)的官员和《危机》杂志的编辑来到了纽约。全国有色人种协进会以资本主义为导向,希望得到富有的慈善家的支持。但它的领导层中有很强的社会主义因素,比如玛丽奥文顿、威廉英格利希沃林、查尔斯爱德华罗素。在他们的建议下,我于1911年加入了社会党。当时我对社会主义政治一无所知,在1912年的竞选中,我发现自己不愿意投票给社会主义阵营,而建议黑人投票给威尔逊。这违反了社会党的规定,因此,我辞去了社会党的职务。

  在接下来的20年里,我试图为自己和我的人民发展一种政治生活方式。我抨击人和共和党人垄断和剥夺黑人的公民权;我抨击社会党人试图隔离南方黑人成员;我赞扬人的种族态度,但反对他们在斯科茨伯勒男孩一案中采取的策略,反对他们主张建立黑人国家。与此同时,我开始向马克思和人学习;我阅读《资本论》和其他文献;我为1917年的俄国革命欢呼,但对俄国传来的消息感到困惑。

  终于,在1926年,我开始了新的努力;我访问了国家。我分别在1926年、1936年、1949年和1959年去了苏联;我看到了国家的发展。我访问了东德、捷克斯洛伐克和波兰。我在中国呆了十周,周游全国。今年夏天,我又在罗马尼亚休息了一个月。

  我很早就相信社会主义是一种很好的方式,但我认为可以通过各种方法来实现。对于俄国,我确信她选择了当时对她开放的唯一道路。我看到了斯堪的纳维亚选择了另一种不同的方法,介于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之间。在美国,我把消费者合作看作是一条从资本主义走向社会主义的道路,而英国、法国和德国则以各自的方式朝同一方向发展。大萧条和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我的幻想破灭了。美国的进步运动失败了。冷战开始了。资本主义称为犯罪。

  资本主义无法自我改革;它注定要自我毁灭。任何普遍的私有都不能给所有人带来社会利益。

  努力给予所有人他们所需要的,并要求每个人尽其所能作出贡献这是人类生活的唯一方式。这是一个难以达到的目标,它曾经犯过错误,将来也会犯错误,但今天它在教育和科学、家庭和食物方面取得了胜利,思想自由,摆脱了教条。终将取得胜利。我会竭尽所能帮助它实现。

  美国的道路是明确的:它将为美国提供一个真正的平台,从而恢复这片土地上的民主。它将要求:

  这些目标不是犯罪。它们在全世界越来越多地被实践。如果一个国家不允许其公民为这些目标而工作,那么它就不能称为自由的国家。

  10月13日,我在国家委员会面前读了此信,在那里,受到了大家的热情欢迎,并对您60年来领导人类进步,为和平、科学和文化事业献身服务所付出的巨大努力表达了衷心的敬意。

  早在1906年,在您对尼亚加拉运动的历史性讲话中,您就已经预见到本世纪的发展主线,并写下了以下预言性的话:

  “晨曦穿过了群山。加油,兄弟们!为人类而战没有失败。奴隶正在奋起,黄色的奴才正在品尝自由的滋味,非洲黑人正在向着光明挣扎,而无论何处,劳动者都在打开机会与和平的大门。”

  就这样,它来了,而且正在成为现实。世界各地的有识之士都意识到,你们无私的劳动和伟大的工作为我们新时代的到来作出了巨大的贡献,这个时代是人类战胜一切压迫、歧视和剥削并最终胜利的时代。

  您(1895年,第一位获得哈佛大学哲学博士学位的黑人)是公认的美国文学界泰斗和在世的最杰出的美国学者。

  作为一名编辑、社会学家、历史学家、小说家、诗人、宣传家、讲师和组织者,您做出了不朽的贡献。您的一生是所有美国人成就的不朽典范。

  50年来,您孜孜不倦地为非洲人民争取民族解放而奋斗,是新非洲的贤明顾问和“元老政治家”。

  60多年来,您一直是光荣的黑人自由斗争中最重要的哲学家、理论家和实践组织者。

  您著有许多书,每一本都是反对殖民主义、种族主义和帝国主义的武器,都是为了和平、自由和各国人民兄弟情谊事业的胜利。

  您为反对战争阴谋,为世界和平与裁军,为同社会主义国家的友谊,为两种社会制度的共存,有力地、不断地发出声音。

  您在这个时候加入,不仅表明了对新的世界现实的认识,对世界各国人民为人类和平、兄弟情谊和福祉的需要而转向社会主义的认识,而且是对科学和文化界的精英、各国创造性思想家、国内外黑人群众及其杰出领导人的邀请和挑战,利用马克思列宁主义社会科学和的博爱精神,使自己的事业和工作焕发出新的活力。

  您选择加入我们党,正是在我国国民生活中最落后的极端反动势力公然不顾时代潮流,把最高法院的多数派强行拉到明目张胆的维护不符合宪法的思想控制法《麦卡伦法》和《史密斯法》的时候,该法案旨在压制,禁止结社自由,迫害人,我们党。

  这是您个人勇气和英勇地履行社会责任的象征,是您毕生领导人民事业并为之服务的表现。

  在加入的过程中,您已经建立了一种在您的生活逻辑中已经清楚地表现出来的联系。

  尊敬的杜波依斯博士,欢迎加入我们党!员的称号,是工人阶级和全世界人民给为了人类幸福前途而奋斗在第一线的最富有献身精神和远见卓识的儿女们所戴的光荣而值得骄傲的称号。

  注:威廉爱得华伯格哈特杜波依斯(1868年2月23日-1963年8月27日)是美国民权活动家、领导人、泛非主义者、社会学家、教育家、历史学家、作家、编辑、诗人和学者。

  格斯霍尔(1910-2000)从1959年起担任美国领导人,直至去世。他出生在明尼苏达州的铁岭,1927年加入,成为共青团的组织者。他曾是木材工人和钢铁工人,是钢铁工人联合会(United steel Workers)的创始组织者之一,也是1937年“小范围钢铁”罢工的领导人。1972年、1976年、1980年和1984年,他都是的总统候选人。



上一篇:微软任命吉姆·杜波依斯担任CIO 下一篇:《尘封档案》系列——灭门血案前夕 中